• 梯田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10
  • 福建10岁男孩偷吃零食 被两名教师悬吊虐待致死 2019-06-08
  • 天津专家共话智慧医疗让群众享受信息化带来的福音 2019-06-02
  • “六一”特刊丨尤叔叔的安(xìng)全(fú)小课堂 2019-06-02
  • 习近平:在会见第一届全国文明家庭代表时的讲话 2019-05-31
  • 看完这些真情告白 才知道青春该有的模样 2019-05-31
  • 【永定门奥迪中心车型报价】永定门奥迪中心4S店车型价格 2019-05-27
  • “限房价”项目入市 业界:项目利润为7% 2019-05-27
  • 中奥伍福投资集团向北京科技大学度学院捐赠仪式在京举行 2019-05-26
  • 70年正青春,不停步向未来(评论员观察) 2019-05-26
  • 女大学生“裸条”借贷背后:牌照未至 巨头已各占山头 2019-05-19
  • 【没有青年,难得“里子”】人民日报:传承文脉,让乡村振兴有“面子”也有“里子” 2019-05-19
  • 崇拜不劳而获是腐败的根源之一,正气不足是腐败的第二个根源,沉迷于初级趣味易滋生腐败,提高素质力争不想腐,以医者之心防治腐败。 2019-05-12
  • 一语惊坛(5月10日):半岛和平,是中朝两国的共同愿望。 2019-05-02
  • 自社会主义实践以来,实事求是地说好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不要误导? 2019-04-20
  • [广西快3] [手机访问]

    湖北快三今天必出号:广西快3

    当前位置: 广西快3 > 故事会 > 

    死亡日记

    时间:2019-02-02 14:3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广西快3 www.muwbz.com   1 触目惊心的死亡日记

      周日下午,民生派出所值班员刘凯接到了一个奇怪的电话。当他拿起听筒时,对方并不出声,刘凯喂了几声,那边却突然挂了机。

      几分钟后,桌上的电话又响起来,一看来电显示仍是刚才的号码。刘凯再度接起,对方仍是一片沉默。刘凯有些生气,严厉地说:“你知不知道报警电话不可以随便乱打?”

      也许是这话起到了威慑的效果,话筒里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你好,我……我有一个重要情况想向你们报告,人命关天!”

      “什么情况?”刘凯连忙追问,同时按下了电话录音。

      “我、我捡、捡到个皮包,在里面发现了一本日记,上面详细记录着一个杀人计划!”,对方吞吞吐吐地说。

      刘凯觉得事关重大,吩咐立刻把东西送到派出所??墒嵌苑饺春吆哌筮蟮厮底约夯褂惺?,暂时把皮包放在东华路开开仓买,让刘凯自己过去取。说完不待刘凯回应就挂断了电话。

      打电话人的态度很奇怪,他会不会是在和警方开玩笑呢?不过,刘凯还是不敢怠慢,立刻按照电话中的指示来到与派出所相隔两条街的东华路,那里果然有家名叫开开的仓买。

      出示证件后,收银员从柜台下取出一个黑色的男式提包交给刘凯。

      刘凯翻了翻,发现里面除了一本红色塑料皮的日记本并无其他东西,便抬头问收银员:“刚才把包放在这里的人长什么样?”

      收银员歪头想了想说:“三十岁左右吧,个子不高,挺瘦的,左眼角这儿有道疤。”“什么口音?”“嗯,听不出来,反正不是本地口音。对了,他那双眼睛看人贼溜溜的,总觉得不像好人。”刘凯点点头,告诉她什么时候再见到这个人就给自己打电话,然后带着皮包回到所里。

      坐定后,刘凯掏出日记信手打开其中的一页,顿时被里面的内容吓了一跳:这一整页纸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杀”字,有些笔画因为用力过猛将纸面都划破了,可以想见书写人当时的情绪有多么激动。

      刘凯连忙将日记翻到第一页从头看起来。

      第一页上记的并不是篇日记,而是一份清单。写着:黑心李欠款数额——一月2000、二月1500、三月……最后合计是35000元。

      再翻到下一页,上面就有了详细的日期,从潦草的字??梢钥闯鋈占堑闹魅说笔毙木扯窳?,开篇第一句就是:今天去找黑心李了,我明明知道他在里面,可外面的人就是拦着不让我进,说老板出差了!

      后面则是一连串的脏话,将前面提到的这个黑心李的祖宗八代都捎上了。

      之后的十余篇日记相隔时间都很长,记录着这位日记主人数次去找他口中提到的黑心李讨要欠款,却屡屡受挫,日记越往后就越趋于绝望和狂怒,最后一篇日记的口气中充满了杀机,写道:今天往家里去了个电话,老婆哭着说因为没钱,囡囡昨天已被迫办理了出院手续,看来只能在家等死了!黑心李!你不给我活路,你也休想好过,我要你一家人来为我女儿陪葬!

      在写满“杀”字的那页纸后,详细记录着一个杀人计划!计划之周密残忍让刘凯脊背一阵发凉。

      杀人计划中的袭击目标有八个之多,分别用母亲、女儿等称谓代替,不难看出都是那位“黑心李”的亲友。而被排在第一位的则是“母亲”,凶手计划趁她早晨去江边晨练时将其推入江中,接着就直奔“女儿”所在的小学校,在上学路上将其拦截,弄到偏僻处杀死……最后一个才是“黑心李”!满心的仇恨甚至让日记主人设下如此情节:我要剁下每个人的一只手,将它们丢在黑心李面前,让他在恐惧与自责中慢慢死去!

      杀人计划末尾一字似乎是用血写成的,暗褐色的“杀”字让刘凯禁不住心惊肉跳。他抬头看看墙上的电子日历,今天是26日,而凶手预计动手的时间是28日,也就是说,留给警方阻止这场冷酷谋杀的时间只有一天半!

      2争分夺秒的生死营救

      两个小时后,派出所全体干警都赶了过来,日记在每个人手上传过,会议室的气氛显得压抑而沉闷。

      “先不管杀人计划是真是假,只要有这种可能存在,我们就要想尽一切办法赶在嫌犯行凶前找到他,不能让惨案发生。”柯所长严肃地说,“现在时间就是生命,而我们则是在与死神赛跑!”

      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送交皮包的人不知能否提供更多有用的线索??墒蔷鞑?,打到派出所的电话来自街边的一个IC卡电话亭,要想通过报案人来寻找嫌犯怕是不可能了。现在寻找嫌犯和受害人的唯一线索就只有他们手中的日记了,可是大家将日记从头翻到尾,读了再读,却没能发现有价值的信息。

      首先,整篇日记中没有提到一个具体的人名,比如要仇杀的主要目标自始至终被称以“黑心李”,其他受害人也都用与黑心李的亲缘称谓代替。而李是个大姓,即便警方想据此缩小搜寻范围都是不可能的。

      其次,日记也没提到具体的地名,包括要袭击黑心李女儿的学校名。另外除了能看出这是一起打工者与老板间因拖欠薪金而起的纷争外,他们究竟从事的是哪一行业也无从得知。如此看来,要想凭日记在短时间内找到他们无异于大海捞针!

      经过反复商讨,大家都认为其中唯一有点价值的线索就是日记提到先去江边对李老板母亲下手后再去小学校找他的女儿,这说明,该小学应该在江岸附近,而在本辖区内只有一所宏伟小学离江边有大约二十分钟的步行路程。只是,该校几千名学生,谁才是凶手锁定的目标?况且,虽然日记是在本辖区被发现的,也难以保证嫌犯要动手的地点一定在本辖区。

      可是即便希望渺茫,为了八条生命他们也别无选择。警方立刻与宏伟小学的校方取得联系,然后开始逐一排查姓李的女学生,直到天黑,排查工作才告结束。除了一名叫李倩倩的三年级学生,其他人都被排除在外了。

      从学生档案看,李倩倩的父亲是一家建筑公司的老总,而建筑行业拖欠打工者工资的事屡见不鲜,所以是她的可能性很大。

      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结果,干警们绷了一下午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脸上露出了舒展的笑容。

      校方联系了李倩倩的父亲李国伟,半个小时后他就驱车赶到了派出所,刘凯接待了他。刘凯首先讯问他的公司是否有拖欠工人薪水的情况,李国伟面色尴尬地说:“哪个工程没有这种情况啊,又不仅我们一家。”“那么看来是有了?”刘凯心头一阵激动,李国伟推了推眼镜低下头,算是默认了。

      “那么,曾有谁三番五次上门向你讨要薪水吗?”刘凯接着问。“这……”李国伟有些犹豫,刘凯郑重警告他说:“希望你不要隐瞒,这可关系到你们一家老小的生命啊。”

      “我明白。”李国伟抬起头有些为难地说,“可是、可是这样的人太多了。”刘凯听了顿时对他充满了不屑,他将那本日记丢到李国伟面前,冷冷地说:“你先看看吧,你是怎样将一个善良的灵魂逼到罪恶边缘的。”

      李国伟微微颤抖着手打开日记本,一篇篇读下来,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当翻到写满“杀”字的那页纸时,一丝冷汗从额头渗了出来。他哆嗦着两手揭过这一页,后面就是那份详细的杀人计划了,李国伟刚读了个开头,忽然跳了起来,惊喜地大叫道:“他说的人不是我!不是我!!”

      刘凯闻听心里却格登一下子,连忙追问:“你凭什么确定日记中提到的人不是你?”

      “你看你看,”李国伟激动地抖着手点着第三行字说,“我母亲早在我幼年时就过世了,怎么还会成为凶手的目标呢?”刘凯听了一阵沮丧,不过仍不死心地问:“说不定他指的是你岳母或干娘呢?”李国伟很坚定地摇了摇头,又指着后面一段说:“再说我也没有什么二叔呀!”看来真的是弄错了!

      李国伟满脸释然地站起身,走到门口时,却被刘凯叫住了。

      刘凯一脸严肃地说:“李先生,虽然这次警方搞错了,但是希望你能以此为鉴,不要让同样的悲剧发生。”

      李国伟一愣,尴尬地点点头,灰溜溜地走了。

      3柳暗花明出现新转机

      嫌犯没找到,却白白浪费了半天时间,现在离最后的死亡期限只有一天了!

      深夜,派出所的小会议室里灯火通明,十余名干警都在绞尽脑汁试图从日记中找出些蛛丝马迹,可是,一无所获。

      最后,柯所长指示,一边将这个情况通报给其他派出所,一边在本辖区内挨户排查,对姓李又从事商业经营,有个上小学女儿的人一定要详加调查。

      天刚蒙蒙亮,除了刘凯一人留守所里外,只胡乱睡了三四个小时的民警们全都分头下到各自片区进行挨家走访。

      留守在所里的刘凯坐立不安,到了下午两点多,仍然没有一点好消息传来,眼看离罪恶将要发生的时间越来越近,他只感到五内如焚。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嘈杂声,刘凯以为是死亡日记的事有什么新进展了,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冲出去,却见几个人扭着一个男人一路拉拉扯扯地走了进来。

      “警察同志,我们在车站抓到了个小偷。”其中一个人见到刘凯便大叫道。

      刘凯听了不免有些泄气,不过还是按照程序先将嫌犯铐住,再对现场证人提取了笔录。等其他人都离开后,刘凯开始审问眼前的小偷:“你的名字。”

      “警官,我的钱包被人偷了,饿了好几顿,实在没办法才去偷人家的钱,我可是初犯呀,你就行行好,饶我这一次吧。”对方操着明显的外地口音哀求道。

      “姓名。”刘凯不理他的狡辩,继续严肃地问。“张春生。”小偷有气无力地说。“年龄、籍贯。”刘凯边问边抬起头瞅了对方一眼,突然,他像是被谁打了一拳似的愣在那里,眼睛死死盯着张春生左眼角上的那道疤,张春生被他看得心里直发毛。

      刘凯瞪了张春生足足有一分钟,突然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出去。不一会儿,开开仓买的收银员就赶了过来。

      “你认一下,昨天把皮包交给你的人是不是他?”刘凯问。收银员看了张春生一眼,立刻很肯定地说:“没错,就是他。”

      刘凯这时才恍然大悟:怪不得那个报警的人会如此奇怪,原来这个皮包是赃物!他看着张春生用调侃的语气说:“初犯?呃?”张春生顿时像只泄了气的皮球垂下了脑袋。

      “不过总算你还良心未泯,能将日记的事及时报告给警方。现在希望你能配合我们尽快找到日记的主人,来阻止一场惨剧的发生。”刘凯缓和了口气说。张春生连连点头称是。

      据张春生交待,当时他正在街头四处转悠着寻找下手目标,正好有一辆别克停在了旁边,车上走下两个人,张春生惊喜地发现后面车窗半开着,坐椅上放着一个皮包,于是,等那两人走远,他就将皮包“顺”了出来。

      “那两个人什么样子?”刘凯急切地追问道。张春生摇了摇头,说:“不记得了,当时我只顾车上的包,并没留意那么多。”刘凯刚刚燃起的一点希望顿时熄灭了,不过他仍不死心地问:“你再想想,还有没有其他线索,能帮我们找到皮包的主人?”

      张春生皱着眉想了半天,刘凯紧张地盯着他,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可是,最终张春生却默默摇了摇头。刘凯不禁大失所望,有气无力地问:“当时,他们的车子停在什么地方?”“在新阳路的沃尔玛对面……噢,我记起来了!”张春生突然叫道,“我拿了包走出百米开外,曾回头瞅了一眼,正看到有个交警向那辆车走过去了。我当时还以为被交警发现了,正想快点跑,谁知,他站在车前记了些什么,现在想想,可能是那辆车违章乱停了吧?”

      刘凯听到这话不禁精神一振,连忙拿起电话与负责管辖新阳路一带的交警队取得了联系。经过一番查找,喜讯传来,张春生猜得没错,那辆车果然因违章停车被开了罚单。在这山穷水尽的时候,没想到竟出现了意外转机——刘凯从交警队那里得到了那辆别克车的车牌号!

      有了车牌号,警方很快查到了那辆别克车的主人名叫张立波??墒撬裨缌偈庇惺氯チ送庀?,一时无法取得联系。不过据家里人讲,他临走前曾说会乘半夜的火车赶回家,也就是说,时间变得更加紧迫了,而警方现在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这个名叫张立波的人身上。经过与张立波家人接触,已经可以确定他并不是丢皮包的人,那么他能为人们揭开死亡日记的真相吗?余下的几个小时时间,所有人都在焦灼中等待,时间过得异?;郝?,仿佛停滞了一般。

      好不容易挨到午夜时分,一直守候在张立波家的警察骤然听到大门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立刻从椅子上跳起来,门一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4差半步局势急转直下

      经过张立波的回忆,他想起当时自己是和一家公司的业务员在一起,这人名叫吕良。当他们回到车上时,吕良确实大叫自己的皮包不见了,张立波当即要报警,却被吕良制止了。他说包里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不想找麻烦,何况报了警也未必就会有效。

      皮包的主人终于找到了!可是怎么才能尽快找到吕良呢?张立波记起吕良曾提到他租住在北京街那片棚户区的一间平房内,柯所长当即派人前往北京街拘捕吕良!虽然仅凭一纸杀人计划并不能将吕良定罪,不过时间紧迫,别无他法。谁料,赶到北京街的警察却扑了个空:吕良早在几天前就已经离开出租屋,不知所踪了!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找到日记中提到的受害人。通过向吕良的邻居们打听,他们得到了重要线索:原来,这个吕良曾在一家私营经贸公司做业务,可是从去年开始,公司就一直拖欠着他的业务提成,后来干脆将他开除了事,吕良几次上门讨要都碰了钉子。民警们又马不停蹄地查找吕良雇主的情况,黎明时分,终于得到了确切的信息,只是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该公司的老板,即他们费尽心机找的日记中提到的黑心李,竟是个女人,名叫李艳梅!吕良记日记时可能并未考虑那么多,随手将本应是女字旁的“她”写成了“他”,给警方增添了很多麻烦,而这个李艳梅的女儿恰恰就在宏伟小学,只是不姓李罢了。

      这时,天已经亮了,街道上开始出现一些早起晨练的人,吕良是不是已经动手了呢?柯所长火急火燎地亲自驱车赶到李艳梅的家。

      李艳梅,四十岁上下的年纪,薄嘴唇高颧骨,给人的第一印象就阴冷刻薄。门一开,柯所长劈头就问:“请问你母亲是否已经去晨练了?”李艳梅有些意外,她挑挑眉毛,并不急于回答,而是用怀疑的眼神打量着他们。

      柯所长急得又问了一遍,末了还加上一句:“请相信我,这是人命关天的事。”“她今早身体有些不舒服,就没有出去。”李艳梅终于开口了。听到这话,大家悬着的心才真正放了下来,柯所长松了口气,舒缓语气问:“你认识吕良吧?”听到吕良的名字,李艳梅脸上立刻笼罩起一层寒霜,冷冷地说:“是吕良让你们来替他讨公道的吧?告诉你们,我不欠他一分钱。如果不服可以去法院告我,而且得拿出证据才行。”

      站在柯所长旁边的刘凯打量着别墅内豪华的装修,再看看这女人满身的珠光宝气,不由替吕良感到愤愤不平,揶揄地说:“做人要讲良心,否则迟早要遭报应的。”

      李艳梅撇撇嘴,拉长声调说:“老娘这辈子还就不怕什么报应。”柯所长瞪了刘凯一眼,然后很有节制地说:“你别误会,我们的确是为吕良的事而来,不过完全是为了你家人的安全,我们可以进去谈吗?”李艳梅仍一脸的戒备,很不情愿地将身子侧到一旁,让众人进了门。

      坐下来后,柯所长向李艳梅讲述了整起事件的来龙去脉,最后将那本日记递给她。

      李艳梅将信将疑地接过日记,果然不出刘凯所料,随着日记的翻动,李艳梅的脸色慢慢发生着变化,当看完最后那让人触目惊心的一页后,李艳梅已经完全没有了初时的高傲,她惶恐不安地叫道:“疯了!疯了!这个人简直疯了!”

      柯所长冷静地说:“这件事由你而起,只要你愿意,完全可以有个圆满的结局。”

      谁知李艳梅却一挥胳膊叫道:“休想,你们警察是干什么吃的,明知他有这么恶毒的企图还不赶快把他抓起来!”

      话还没说完,桌上的电话响了,李艳梅怒气冲冲地接起电话,听了两句,脸色骤变,随之腿一软,跌坐在沙发上,半晌,才声嘶力竭地尖叫道:“他把晴晴抓走了,天啊!”

      柯所长听了也吃了一惊,忙问:“你不会是说你的女儿吧?可现在还没到上学时间啊?”“学校今天有个文艺汇演,让参加演出的小朋友都早些到校,所以晴晴今天去得比往常要早。”李艳梅哭着说。

      原来电话是李家司机打来的。他照常去送晴晴上学,返回的途中发现晴晴把演出服落在了车后座上,就掉头回到学校,谁知晴晴的老师却说并没有见到孩子,这时晴晴的两名同学站起来报告,说他们看见刚才在校门口有个男人把晴晴领走了。

      柯所长闻听,心头一紧,没想到紧赶慢赶还是晚了!

      此时的李艳梅已完全没有了初时的嚣张气焰,她扑倒在柯所长面前,悲悲切切地哭求道:“求你们救救晴晴,欠吕良的钱我都还给他,只要他放过我女儿……”

      柯所长不由叹了口气,扶起这个让人又恨又,冷的女人,说:“放心,?;と嗣竦纳踩俏颐堑闹霸?。”

      5儿女连心究竟谁之责

      柯所长立刻将此事向上级作了汇报,上面很快派了一个专案组来负责办理此案,并责令民生派出所予以全力配合。

      李艳梅很清楚女儿现在是凶多吉少,却不愿意往最坏方面想,心里还存在一丝侥幸,想着也许警察会将晴晴解救出来??墒?,柯所长并不乐观,按照吕良的杀人计划,小女孩现在很可能已经遇害了。

      要想在茫茫人海中追寻吕良和晴晴的下落,无异于大海捞针。整整一个上午过去了,警方的搜寻毫无进展。所有人心里都清楚,时间越久就意味着小女孩生存的希望越渺茫,李艳梅已经承受不住打击卧床不起了。

      正在大家都要放弃希望的时候,李家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来电是个陌生的号码,会不会和晴晴有关呢?所有人都紧张起来,特侦组立刻启动了电话监听和跟踪装置。

      李艳梅哆哆嗦嗦地拿起听筒,颤微微地说了声:“喂?”对方却是一片沉寂,过了几秒钟才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李老板,你女儿在我手里,要想让她活命,你就准备二十万吧。”还没等李艳梅作出反应,对方就挂掉了电话。

      由于打电话的时间太短,警方没能确定吕良的具体方位,不过,总算有了个好消息,晴晴很可能还活着!

      特侦组的夏队长安慰不住抹眼泪的李艳梅:“看来吕良改变了初衷,由杀人改为绑架了,目的也由泄愤改为勒索钱财,这样我们就争取到更多时间来解救你女儿。绑匪很快会再打电话过来,你一定要尽量和他周旋,以便我们能准确锁定他的位置。”

      李艳梅无助地点点头,无限悔恨地说:“他现在就是要一百万,只要晴晴没事,我都愿意给,这都怪我呀!要是晴晴有个三长两短……”说着说着,又止不住痛哭失声。

      “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刘凯禁不住摇头叹气说道,却被站在一旁的柯所长狠狠掐了一把。

      一下午又过去了,吕良没有丝毫动静。难道他又改变主意了?而此时,吕良的背景资料也都调查清楚了,他独自到城里打工已有四五年时间,据几个与他共事的人回忆,他曾说过自己家乡在山西一个偏远的小县城,妻子在家照顾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女儿,吕良已经好几年没回过家了,为了能多赚些钱寄回去,他干活很卖力,平时也省吃俭用从不舍得乱花一分钱。去年,家里传来消息,说吕良的女儿患了重病,急需用钱,吕良从此更加拼命地工作。李艳梅欠他的三万多元饯对一般人来说可能算不得什么,但对吕良来说就是女儿活下去的希望,这也是为什么,他会因此而走上绝路!

      了解到吕良的情况,所有人都无限感慨,直性子的刘凯又忍不住想斥责一番李艳梅,被柯所长拦住了,他现在只希望吕良不要真的干出什么无法弥补的傻事来。

      半夜时分,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本已瘫卧在床的李艳梅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在夏队长的示意下紧张地拿起电话。

      打电话的果然是吕良,只听他恶狠狠地说:“你记下这个卡号,天亮后立刻将钱存进卡里,超过八点钟我要是收不到钱,你就别想再见女儿了!”

      李艳梅想按照警方的指示尽量拖延时间,连忙说:“你等一下,我去找支笔来。”谁知吕良却说:“不用了,我想警察一定正在录音呢,你听好了……”接着报出一串数字,随即就“啪”地挂断了电话!

      看到在一旁负责监听的警察无奈地摇摇头,李艳梅明白,这次,他们又让狡猾的吕良给溜掉了!

      6爱是阻拦罪恶的屏障

      天一亮,李艳梅就迫不及待按照吕良的吩咐将钱存进了银行卡里,只要女儿平安,她已经别无所求了。而警方调查后得知,那张卡的主人正是吕良!他们将此事通知给各个银行,只要发现吕良来取钱就立刻通知警方,只不过,要是吕良利用自动提款机,或是跑到外地再提款,恐怕就不大好办了。夏队长同时也在火车站、长途汽车站等出城要道布控,以防吕良潜逃出城。

      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事出现了,直到下午三点多,卡上的钱都分文未动,而吕良也再没打过电话来。他会不会突然改变了主意,撕票了?李艳梅哭得死去活来,已经昏过去好几回了。

      特侦组紧急研究决定,如果再没有吕良的消息,就通过媒体向全体市民发出呼吁,让大家一起帮助寻找吕良和晴晴的下落。只不过为了避免刺激吕良,怕他狗急跳墙,最初没敢实施这个方案。

      时间一点点过去,仿佛带着晴晴的生命在一点点流逝。吕良像是突然从人间蒸发了,再也没有一点消息。已经在屋内转了很多圈的夏队长终于忍不住抬手叫过刘凯,吩咐他去和当地报社以及电视台联系一下,紧急发布警方的通缉令。在他看来,小女孩恐怕已是凶多吉少!

      刘凯领命转身向门口走去,一开门,却不期与一个领着小女孩的男人撞了个满怀。小女孩见门开了,甩开男人的手,叫着“妈妈”跑进屋内,随即,里面传来李艳梅一声惊喜的欢呼:“晴晴,真的是你!”

      刘凯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男人,只见他面色疲惫,满脸的胡子应该有些日子没刮了,突然心中一动,试探地问道:“你是吕良?”没想到,那男人点头承认了!刘凯这下变成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吕良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从容走进屋内,因为极度震惊,竟然没有一个人想到要将这个危险的凶犯铐起来。

      “我也有一个女儿,已经七岁了。”面对众人疑惑的目光,吕良沉痛地说,“可是,她却无法像同龄小朋友那样开开心心地去上学,因为她患上了尿毒症。为了高昂的治疗费用,我不得不拼命赚钱,不料辛苦赚到的钱却被黑心老板扣下了。”吕良说着,抬起头狠狠地瞪了李艳梅一眼,李艳梅脸上顿时一阵红一阵白。

      眼看女儿病得越来越重,却无钱医治,吕良被绝望和愤怒逼得失去了理智,写下了那篇死亡日记,后来,日记随着皮包不翼而飞,不过吕良还是决定按原计划动手。但是,他在江边却没有看到李母,只好直奔第二个目标——晴晴所在的宏伟小学。很快,他就看到晴晴存校门口下了车,等李家的司机驾车离开后,吕良就来到还没有走进校门的晴晴身边,告诉她有个小同学在那边摔倒了,让晴晴过去看看是不是她的同学。天真的小女孩不知道是个圈套,便好心地跟着吕良转到旁边一条偏僻的胡同里,结果被吕良捂住了口鼻,随即就晕了过去。

      吕良本想直接将晴晴杀死,不过在掏出刀子准备刺出去的那一刻,他却突然胆怯了:面对这样一张稚嫩的脸,生性善良的他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最后,他改变了主意,决定绑架李艳梅的女儿,向她索要巨额赎金。

      “可是,你没有去银行取钱,反倒把晴晴送回来了,是什么让你改变了主意?”刘凯奇怪地问。

      吕良没有回答,默默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报纸展开,众人低头一看,却见整版的篇幅都是报道一件众人爱心救治身患尿毒症小女孩的事。“这就是我女儿。”吕良指着照片上的女孩颤抖着声音说,“自从下定决心报复,我就停了手机,与家里也失去了联系,是刚才偶然路过报摊时才知道这件事的。如果真按照杀人计划执行,我就对不起这些好心人啊!”吕良说着说着,弯下腰,手捂在脸上痛哭起来。

      这时,一旁的李艳梅用忏悔的语气说:“这都是我的错,我会把欠的钱还给他,而且决定再捐两万给他女儿。另外,既然错误没有造成,希望你们不要追究他的刑事责任了,让他同去好好照顾女儿吧。”

      柯所长沉吟片刻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件事虽没造成严重后果,但吕良的行为电已触犯了法律,还是要受到相应惩罚的。不过,你放心,回去后。我会号召大家为你女儿募集捐款,你应该相信,这个世界虽然有黑暗,但还是充满爱心与阳光的。”

      刘凯在一旁心有感触地补充道:“可不是,要说真正使吕良悬崖勒马,把他从罪恶边缘挽救回来的,就是人们的爱心呀!”

    Tags: 死亡 日记

    本文网址://www.muwbz.com/gushihui/15486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 梯田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10
  • 福建10岁男孩偷吃零食 被两名教师悬吊虐待致死 2019-06-08
  • 天津专家共话智慧医疗让群众享受信息化带来的福音 2019-06-02
  • “六一”特刊丨尤叔叔的安(xìng)全(fú)小课堂 2019-06-02
  • 习近平:在会见第一届全国文明家庭代表时的讲话 2019-05-31
  • 看完这些真情告白 才知道青春该有的模样 2019-05-31
  • 【永定门奥迪中心车型报价】永定门奥迪中心4S店车型价格 2019-05-27
  • “限房价”项目入市 业界:项目利润为7% 2019-05-27
  • 中奥伍福投资集团向北京科技大学度学院捐赠仪式在京举行 2019-05-26
  • 70年正青春,不停步向未来(评论员观察) 2019-05-26
  • 女大学生“裸条”借贷背后:牌照未至 巨头已各占山头 2019-05-19
  • 【没有青年,难得“里子”】人民日报:传承文脉,让乡村振兴有“面子”也有“里子” 2019-05-19
  • 崇拜不劳而获是腐败的根源之一,正气不足是腐败的第二个根源,沉迷于初级趣味易滋生腐败,提高素质力争不想腐,以医者之心防治腐败。 2019-05-12
  • 一语惊坛(5月10日):半岛和平,是中朝两国的共同愿望。 2019-05-02
  • 自社会主义实践以来,实事求是地说好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不要误导? 2019-04-20